92期开怎么生肖欢迎您的到來!

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穿越> 天山雪,人間月

更新時間:2018-09-19 21:49:15

天山雪,人間月 連載中

天山雪,人間月

來源:奇熱小說 作者:徐穎君 分類:穿越 主角:蕭沉花寧樓

《天山雪,人間月》這是一本穿越言情小說,小說的作者是徐穎君。男主蕭沉是皇帝三弟,也是撫遠大將軍,這些年一直都在和邊疆打戰,立下了赫赫戰功,今日歸來已是物是人非,以前男主最愛的女人阮明月已經被殺害了,是被人陷害的,男主回來就是要給阮家翻案.....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怎么,阮府不是各個英烈威武不屈嗎?來人,給我打?!?

陰冷潮濕的地牢里,僅剩的幾縷殘陽剛剛照進來就被無盡的黑暗所吞噬,還未來得及與殘破的泥墻進行碰撞就又消失在黑色里,支撐著地牢里的只有微弱的燭火,明明滅滅,明明滅滅。

“清風?!比蠲髟碌暮韲祫恿藙?,長時間未進水的嘴里口干舌燥,每一次吞咽都讓她非常痛苦,平日如同空谷幽蘭的聲音也變得有些沙啞,可是盡管如此,阮明月還是咬著牙沖著他們怒吼,

“你們不要去欺負一個孩子,有什么事情沖我來!”

監獄里的牢頭聽到這句話,忍不住冷笑了一下,原本兇狠的目光變得色咪咪的,順著阮明月曼妙的身材一點一點看過去,那眼里的貪婪深入骨髓,若不是顧慮身邊還有別人在,怕是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小美人兒,你放心,我們當然不會放過你?!闭f完,牢頭親自走到阮明月面前,將她扶起了起來,雙手不自覺地攀上了明月的肩膀,哪怕是隔著粗制濫造的麻布囚衣他也能夠清晰感覺到明月被包裹著的吹彈可破的肌膚。

他在地宮當差這么久了,女人都見得很少,更何況是阮明月這樣絕色的女子,一顰一笑都撩動著他的心弦。

若是他們兩人在牢外遇見還好些,偏偏遇見的這地牢是被人們稱作人間煉獄的地方,這么多年來能夠活著出去的人一只手都能數的過來,所以他也不指望有一天能夠等她出去共享齊人之福了,但是能夠有幸和這樣的美人共度良宵,他也覺得值得了。

也不知道皇上什么時候會來提審兩個人……

不過既然都被送到了這里,他染指一下應該也沒有什么問題吧。

老頭的眼光炙熱,明月卻只覺得心里一涼,捂著自己身上的衣服往清風的方向挪了挪,小心翼翼的審視著阮清風的傷勢。

被身強力壯的牢頭這么一丟,阮清風傷的不輕,再加上本來就體質虛弱,倒在冰冷的地板上,只覺得自己渾身上下都不舒服,可是一看到牢頭的臟手扶上了阮明月的肩膀,他的眼中頓時又變得怒火四起。

“喲,瞧他這小狼狗似的小眼神,可是他又能奈我何?”阮清風憤怒的樣子在所有人眼里都那么好笑,尤其是牢頭,感受到他的怒意,反倒是將明月摟得更緊,鼻子貪婪的吮吸著她身上發出的茉莉香味,恨不得現在就將她吃干抹凈了。

將色瞇瞇的眼神從阮明月的身上移開,牢頭看了看四下羨慕的看著自己的獄卒們,得意得鼻孔都要朝到天上去了,想要更進一步的和懷中的美人兒有所接觸,可是一看到周圍這么多人,自己的小兄弟就有點不聽使喚。

“你們幾個,看什么熱鬧???剛剛叫你們給我打,一個二個是聾了嗎?”

阮明月在牢頭的挾持下瑟瑟發抖,明明想要為清風求情,卻又擔心言多必失,楚楚可憐的樣子任誰看了都有想要保護他的沖動。

“姐……姐姐?!比钋屣L無助的看著阮明月,帶著恐懼與憤怒的眸子里噙滿淚水,卻又努力不讓它掉下來。

獄卒在地牢里呆的久了,對于這些早已麻木,也不管阮清風才是一個十來歲的小孩,湊上去就是一陣拳打腳踢。

阮清風在地上疼的直打滾,卻還是咬著牙不發出一點求饒的聲音,因為過分壓抑而充血的瞳孔直直的看著摟著自己姐姐的牢頭,似乎在向他警告,但凡他敢輕舉妄動,他哪怕是死也要和他同歸于盡。

“住手?!豹z卒們打得正歡,不知道哪里突然飄來一聲慵懶的男音,且隨著男聲歸為靜止,原本打得正歡的幾個獄卒突然瞪大了眼睛,口吐鮮血的倒下了。

“是……是誰!”原本怡然自得的牢頭面對突如其來的變故被嚇得不輕,如今哪里還管得著阮明月,驚得跳起來一臉惶恐的看著四方。

這人好強的武功,僅憑用聲音傳輸的內力就將牢內的獄卒傷成這樣,收拾自己還不跟玩兒似的嗎?

“你不知道朕是誰,還敢私自審問我的犯人?”

不知從哪里來的聲音依舊慵懶至極,再之后,一道妖風呼嘯而至,阮明月再反應過來的時候自己已經落入了他人懷中。

來人頭上戴著束發嵌寶紫金冠,齊眉勒著二龍搶珠金抹額,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紅箭袖,束著五彩絲攢花結長穗宮絳,外罩石青起花八團倭鍛排穗褂,登著青緞粉底小朝靴,明亮的眸子里幽深似谷,散發著一種陰冷的氣質。

“皇上……皇上!皇上饒命,奴才該死,不知皇上駕到,有失遠迎,請……請皇上贖罪?!?

看清楚來人的臉后,牢頭嚇得話都說不清楚了,臉上也是青一陣紅一陣的。

阮氏姐弟被丟進地牢少說也有一個多月了,他也是看著皇上遲遲不來提審,以為皇上已經忘記了他倆才膽敢起了賊心的,哪知道這個皇上,早不來遲不來,偏偏這個節骨眼上過來了!

“汪牢頭?!笔挄x皮笑肉不笑的將阮明月放到阮清風的身邊去,再找了把椅子坐好,渾身上下盡顯王者之氣的逼迫著這個名喚汪牢頭的中年男子。

“看來你在牢里的日子過得很舒坦嘛,打主意都打到朕的要犯上來了?!苯酉聛淼脑?,讓汪牢頭的后背一陣發麻,“是不是下一個,就要覬覦朕的皇位了???”

“奴……奴才不敢!是……是這阮氏姐弟不安分,奴才只是……只是想給他們點顏色看看?!蓖衾晤^聞言,將頭在地板上磕得叮當響,直把腦袋磕破了也不自知,可是蕭晉坐在位子上舒適的翹著二郎腿,眼中除了厭惡再無半點其他顏色。

“剛在朕在外面看見,汪牢頭抱阮小姐抱得可是很開心啊?!笔挄x諷刺的再看一眼墻角的阮明月,“不知道這是汪牢頭說的,給的什么顏色?”

“奴才錯了,奴才不敢了,奴才不敢了!”汪牢頭自知自己闖了大禍,除了一遍又一遍的磕頭再想不出來別的法子,嘴里解釋的翻來覆去的也是這么幾句,蕭晉倒也不急,由著他這么磕頭,直到汪牢頭磕得眼冒金星,眼睛一閉一蹬腿就倒了下去。

這個時候才有別的侍衛從門口趕來,摸一摸汪牢頭的鼻子,沖著蕭晉一作揖,“稟皇上,沒氣了?!?

阮明月剛剛將被打的暈了過去的清風安置好,聽到這么一句,不由得又是一哆嗦。

這個蕭晉,簡直就是一個惡魔。

“覺得朕殘忍?”處理完汪牢頭的事情,蕭晉不知何時已經飄到了她的面前,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她,將她的心事看破。

阮明月微垂著眼簾沒有說話,即便心中有千萬的疑惑她也一個字都沒有說。

即便她真的很想知道,自從阮府出事以來,她和清風便被丟到了這地牢之中,失去了和外界的所有聯系,以至于她現在,根本不知道她的父母親人都怎么樣了,更不知道蕭晉有沒有為難他們。

她的冷漠惹惱了原本一臉期待的蕭晉,惹得蕭晉直接伸手抓住了她的脖子,逼迫她看向自己,“我問你,是不是覺得朕殘忍?”

“皇上想聽到什么樣的回答?是,皇上你昏庸殘暴,無論百姓還是官員都生活在水生火熱之中?還是,不是,皇上不殘忍,只是治國無方,不配做這個皇上?”

“阮!明!月!”

“怎么?皇上覺得明月說的不對嗎?”阮明月迎著蕭晉憤怒的眼神,繼續無畏的說著,“皇上恕罪,要怪就怪明月身上流著的是阮家的血,阮家世代為官,卻從未出過任何一個陽奉陰違,背棄朝廷的人?!?

“阮家?”聽到這兩個字,原本帶著怒意的蕭晉突然笑了起來,就連原本不斷收緊的手都松了不少,那些原本站在他身后的侍衛太監們看到他笑,也跟著笑了起來。

“沒想到事到如今,還會有人再提阮家兩個字?!闭f話的是常新,在蕭晉還未登基的時候他就已經是他的貼身太監了,如今蕭晉當了皇帝,他也跟著升官發財,也最懂得討好蕭晉,說完這句話后,確認蕭晉的臉上無半絲怒意之后才又開口。

“阮小姐怕是和小少爺在地牢里呆的太久不知道吧,這阮家啊,早就沒了?!?

阮明月一臉錯愕的看著常新和蕭晉,又看一眼他們身后那一群一臉淡定的下人們,每看一眼臉色便更慘白一分,那些人的表情里一絲詫異或者戲謔都沒有,似乎常新陳述的都是事實。

“對不起,奴才說的不對?!背P驴粗驗槌泽@而幾近癱軟在地上的阮明月,突然道了個歉,直到看到她的臉上又恢復了些許生氣并且目不轉睛的看著他的時候才補上后面的話。

“奴才剛才說錯了,阮家不是沒有了,而是除了阮小姐和小少爺以外,其余一百三十余口人,全部問斬了?!?

……

桃歌永遠記得那一天。

陰冷潮濕的地牢里,僅剩的幾縷殘陽剛剛照進來就被無盡的黑暗所吞噬,還未來得及與殘破的泥墻進行碰撞就又消失在黑色里,支撐著地牢里的只有微弱的燭火,明明滅滅,明明滅滅。

那一天,她終于得知了阮家滅亡的消息。

她的父親,母親,哥哥,嫂嫂,還有那些對阮家忠心耿耿的下人們,全都丟下她先走了。

就連沉哥哥也不知道去了哪里,還會不會回來。

她的世界里,只剩下了悲痛,絕望,還有阮清風。

天山雪,人間月章節目錄

猜你喜歡

  1. 豪門世家小說
  2. 冤家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92期开怎么生肖 求133至93期信封十四码 92期开仕么码 香港94期开码 香港 93期白小姐买吗材料 四肖八码期期准 94期 93期开仕么码 93期马会资料 92期六盒彩挂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