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期开怎么生肖欢迎您的到來!

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懸疑> 地獄來者

更新時間:2018-09-19 21:55:38

地獄來者 連載中

地獄來者

來源:奇熱小說 作者:道門老九 分類:懸疑 主角:宋陽黃小桃

《地獄來者》是道門老九創作的一部懸疑小說,主要講述主角宋陽是一個仵作,在幫助警方辦案的過程中認識了女主黃小桃。小說精彩片段:警察們立即開始忙碌,黃小桃遞給我兩副橡膠手套,問道:“能搞定嗎?”“法醫能做的事情,我都能做到;法醫做不了的事情,我也能做到!”我凝視著尸體說道。“行,那我就放心了。”黃小桃點了點頭。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你是否見過一個奇怪的老板,把顧客剁成肉醬,蒸成一籠籠大包子出售?

你是否見過一個奇怪的醫生,把情敵整容成豬,囚禁在養殖場中?

你是否見過一個奇怪的孤兒,從小被蝙蝠養大,以吸人血為生?

我都見過。

我叫宋陽,現任H省公安廳首席顧問,真實身份是一名仵作。

有朋友搞不清,仵作是做什么的?

仵作就是中國古代的驗尸官,好的仵作不但能驗尸,更精通一套不為人知的絕技。

他們往往能用黃酒,銀針,紅傘,松香等民間生活物品,撬開死者之口,緝拿血案兇手。

為公安廳服務的整整三十年,我利用自己的家傳絕技,破獲了無數震驚中國的大案,這些案件有的變態,有的恐怖,有的殘忍,還有的令人頭皮發麻。

為了讓后來人知道仵作這行的神奇,我決定將自己的經歷分享給大家。

但鑒于公安廳保密原則,很多城市和人物都用了化名,希望大家能理解,好了,書歸正傳!

我出生在南方的一座小縣城,從小就沒見過自己的父母,和爺爺一起居住在一座古樸的祖傳老宅之中。

雖然沒有父母,但爺爺對我的疼愛卻超越了一切。

在我的一生中,他只嚴厲教誨過我一次:“陽兒,你要記住,等你長大以后想干什么爺爺都不攔你,唯獨三種職業是碰都不要碰的,第一是當官,第二是警察,第三……是法醫!”

當時我還年幼,甚至不知道法醫是個什么玩意,只是懵懂的點了點頭。

但隨著年齡的增長,我逐漸產生了一種奇怪的感覺,爺爺的身份絕對不簡單!

之所以這樣覺得,是因為爺爺每天都無所事事,從不下地干活,卻有源源不斷的錢給我買好吃的,供我念書。

而且每隔一段時間,總有大領導帶著一幫子小警察登門拜訪,對爺爺的態度十分恭敬,還經常捎來一些禮品,比如茅臺酒,特供熊貓煙什么的。

他們往往都和爺爺在房間里長談,短則一小時,長則幾小時,有時候甚至能從早晨一直聊到傍晚。每次這些領導走后沒幾天,省里都會有一樁大案告破,像什么川菜館冥鈔案,西南大學碎尸案,這些案件個個轟動全國,以至于住在小縣城里的我也有所耳聞。

我隱隱覺得,這些案件的告破與爺爺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系,但他從不肯對我透露一個字!

爺爺的這層關系,使整個家族都跟著沾光,姑姑在外面的生意一直很順利,有一次姑姑在高速公路上丟了一車貨,警察就用了一天就把那車貨恭恭敬敬的送來了。

就連我考高中的時候差了好幾十分,最后也如愿以償的被重點中學錄取。

我十二歲那年,縣城準備修一條大馬路,這條馬路剛好要經過宋家老宅,周圍的鄰居在架不住拆遷辦的軟磨硬泡,相繼搬走了。唯獨爺爺不愿意放棄祖上傳下來的老宅子,鐵了心要當‘釘子戶’。

承建這條馬路的包工頭也不是省油的燈,見軟的不行,直接把兩臺挖掘機開到了我們家門口,轟隆隆推倒了一堵墻,擺明了是要立威!

當時的場面把我嚇得都快要哭了。

爺爺輕輕嘆了一口氣,拿起電話撥通一個號碼,輕描淡寫地講了幾句話,誰料幾分鐘后,挖掘機竟然匆匆忙忙的離開了。

而且次日一早,眾多領導以及那位包工頭親自登門賠禮道歉,包工頭還當面掏出十萬塊錢賠罪。這對小小的縣城來說可是一大筆錢,爺爺卻只是輕輕地擺擺手,謝絕了這筆心意。

大馬路當然繼續修下去了,只不過在我們家門前拐了一個大大的彎,這件事在我幼小的心靈里埋下了一份強烈的好奇,爺爺究竟為什么如此神通廣大?

我十五歲那年,一次無意中在老宅的箱子里翻到了兩本破書,一本叫做《洗冤集錄真本》,寫于南宋淳祐七年,作者是個叫宋慈的人。另一本叫做《斷獄神篇》,上面沒有寫作者。

以我當時的文言文水平,想看懂這兩本古書實在有點吃力,只能勉強看懂兩本書上畫的小人兒,都是關于人體結構圖,檢驗尸體之類的東西。

不知為何,這兩本書對我有著一種超凡的魔力,翻開之后就再也放不下,我瞞著爺爺,發揚螞蟻啃骨頭的精神,硬是把這兩本晦澀難懂的古書給‘啃’完了!

這兩本書對我來說,就好像是一扇新世界的大門,雖然書中提到仵作這種職業,就是古代專門檢驗尸體尋找破案線索的??晌乙稽c也不覺得可怕,反而覺得新鮮、有趣,充滿挑戰性。

十六歲那年,我人生第一次有了學以致用的機會。

當時正是三伏天,爺爺一大早有事出門了,我放暑假在家,閑來無事,用一根竹竿粘上膠捉樹上的知了玩,這時一輛黑色的捷達轎車一個急剎車,‘唰’的一下停在了宋家老宅的門口。

車上走下來一個魁梧大漢,一張國字臉,濃眉大眼,皮膚曬成了古銅色,風風火火地走進院子。我認出他是前幾次拜訪過爺爺的一名警官,我記得好像姓孫。

孫警官今天沒穿警服,而是一件短袖衫,手里夾著一個公文包,他熱得滿頭大汗,頭上冒出一縷縷熱氣,看到我劈頭便問:“小鬼,你爺爺在家嗎?”

“不在,他出門了?!?

孫警官皺了下霉頭,揪起衣領不斷扇風,嘀咕道:“這天氣,簡直熱死人了?!?

我趕忙說道:“叔叔,進屋坐會吧!我給你倒杯冰鎮飲料?!?

“好,真懂事!”

這孫警官作風十分豪邁,進了客廳毫不客氣地找張椅子坐下,接過我給他倒的一大杯可樂咕咚咕咚灌進肚子里,暢快地抹了把嘴,然后點了根煙問我:“小鬼,上高中了嗎?”

“剛上高一?!蔽掖鸬?。

“成績怎么樣?”

“還行?!?

“班上有同學欺負你不?”

“沒有?!?

“要是有同學不長眼欺負你,跟叔叔說,叔叔幫你找場子去!”孫警官哈哈大笑。

“叔叔,你跟我爺爺是什么關系?”我想這是一個了解爺爺的大好機會。

“你爺爺啊,可真是一位百年難遇的高人,可惜脾氣也是百年難遇的倔,這些年不知道有多少領導來請他出山,他就是死活不愿意。去年有位廳長給他開出條件,只要替我們警方工作一年,就讓他退休,拿五萬一個月的退休金,這種條件都不動心,我也算是服了!所以沒辦法,我們只好以另一種方式合作?!睂O警官嘆息道。

“合作,合作什么?”我問道。

孫警官剛想回答,突然好像意識到好像說漏了嘴,趕緊捂住肚子道:“哎喲,我這肚子怎么突然間疼開了,大概是涼的喝太猛,廁所在哪兒?”

“在后院?!蔽野咽忠恢?。

孫警官捂著肚子,一陣風似地跑到后院去了,緊接著傳來一陣稀里嘩啦的聲音。

孫警官扔在桌上的公文包鈕扣開了,從里面滑出一張照片,上面有些紅紅綠綠的東西,勾起了我強烈的好奇!

趁著四下無人,我鬼使神差的把手伸了過去,心里卻像打鼓一樣狂跳不止。在我的意識里,偷看警察的機密文件是犯法的,搞不好還要坐牢,可我實在太想看看了。

于是我說服自己,只看一眼,就只看一眼,然后便放回去。

我從公文包里取出那張照片,不出所料,照片上是一具尸體,雖然說我在電影里看過不少死人,但我知道那些都是假的,遠沒有真正的尸體來的震撼。

照片上的尸體是一名成年男性,穿著一件西裝,白色的襯衣已經被鮮血染成了紅色,他垂著腦袋,靠坐在一個打開的保險柜前,右耳上還掛著一副眼鏡。在他的喉嚨上有一道又長又深的傷口,血就是從那里流出來的。

而尸體四處撒落著大量鈔票,上面也沾上了不少血跡。

我的目光被照片上的內容吸住了,我絲毫不覺得可怕,甚至有種按捺不住的興奮,就好像餓漢看見美食,色狼看見美女,我知道這種比喻有點不恰當,死者應該尊重,可我就是感到莫名的興奮!

正當我看的入神,突然身后伸出一只大手,猛地奪走了我手里的照片。

我回頭一看,孫警官正站在我背后,用一種嚴肅的目光瞪著我。

“小鬼,誰允許你偷看我的文件了,偷看警察的文件,是犯法的知道不?”孫警官怒道。

“我只是……我只看了一眼……真的……”我嚇得語無倫次。

孫警官瞇著眼睛,嘴角突然露出狡猾的笑容,說道:“不如這樣,我考考你,你要是答的上來,這件事就算了;如果你答不上來,就別怪我不客氣,請你去派出所里反省幾天?!?

他這樣一說,我反而安下心來,因為我大概猜到他要考我什么!

果然不出所料,在我點頭同意之后,孫警官便問我:“你說說看,這個男人是被什么兇器殺死的?”

“照片給我?!?

我接過照片,又掃了一眼,十分肯定地說道:“喉嚨上的傷口正是致命傷,從傷口的形狀來看,是被帶有棱角的銳器所傷,但如果是小刀、匕首之類的兇器,我想你大概也不會特意問我這種問題,所以兇器一定很特別!”

孫警官來了興致:“可以啊,小毛孩子說得有模有樣的,你倒是說說看,兇器到底是什么?”

我遞過照片:“兇器就在這張照片上?!?

孫警官盯著照片,眨了眨眼道:“兇器就在照片上?你不是在胡說八道吧,這案子是我親自參與調查的,現場里里外外都找遍了,也沒找到兇器,其實兇手都已經抓住了,要不是因為兇器……”他突然止住話頭,咳了一聲:“別廢話,快說兇器是什么!”

“正是地上的鈔票!”我干脆利索的答道:“準確來說,是這些鈔票?!?

孫警官驚愕地眨著眼睛:“鈔票?不,這怎么可能?”

“為什么不可能,把一沓嶄新的鈔票緊緊地捆在一起,邊緣的鋒利程度足以割出這么深這么長的傷口,然后再把它們散開,拋撒在命案現場,所以‘兇器’就消失不見了?!蔽掖鸬?。

孫警官倒吸一口涼氣,不禁對我豎起了大拇指:“厲害,不愧是宋兆麟的孫子?!?

其實這也不是我想出來的,《斷獄神篇》中所記載的離奇案件中,就曾有過紙刀殺人的案件,當我看見照片上到處撒落的沾血鈔票,不自覺地聯想到了上面。從孫警官剛剛的話里可以判斷,這案子應該是抓到了兇手,卻沒找到兇器無法定罪,所以才特地來向爺爺求救。

“行了,多謝你,這一趟總算是沒白跑,啥時候到省城來玩,叔叔請你吃肯德基。對了,我還有個女兒,也上高中,你倆一定玩得來?!睂O警官笑著將照片收回包里,自言自語道:“宋兆麟這老賊,一直跟我說宋家從此之后不會再出仵作了,原來一直在暗中栽培你,看來宋家后繼有人了,真是太好了?!?

“孫老虎,你在說什么后繼有人了?”

就在此時,一個聲音從門外傳來,我回頭看見爺爺站在那里,頓時嚇得打了個冷戰。因為爺爺從來不許我接觸這些東西,更不知道我偷看了那兩本禁書。

爺爺將陰沉的目光從孫警官身上慢慢轉向我,似乎明白了什么,那一刻我真是害怕到了極點!

地獄來者章節目錄

猜你喜歡

  1. 豪門世家小說
  2. 冤家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92期开怎么生肖 求133至93期信封十四码 92期开仕么码 香港94期开码 香港 93期白小姐买吗材料 四肖八码期期准 94期 93期开仕么码 93期马会资料 92期六盒彩挂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