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期开怎么生肖欢迎您的到來!

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懸疑> 硯山行

更新時間:2018-09-19 21:55:54

硯山行 連載中

硯山行

來源:奇熱小說 作者:冰帝 分類:懸疑 主角:慕輿萱田心

是你爺爺告訴我的,他說我不離開你,咱們都會有生命危險的。”她嘆了口氣,從口袋了取出剛剛放進去的麒麟籽遞給我,“快吃了它,吃了它百毒不侵!”我接了過來,這一次青蛇沒有再出現,好像還有些畏懼的縮了下脖子,我趕緊吃了下去,頓時覺得一個清爽,“這是蛇族圣果,吃了百毒不侵,而且還有很多附加屬性,就連蛇族也未完全了解,不知道為什么會如此輕易到手,我是不敢吃的!”薛一樓笑笑那笑容讓我感覺又一次被她耍了。趕緊問道:“你為什么不敢吃,它的附加屬性很恐怖嗎?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閑坐小窗讀周易,不知春去幾多時”倚在雕花格子窗前沏上一杯香茗,或是信手翻上一本泛黃的大頭書,這便是情調。小院之內我選的是毛竹,東坡不是說不可居無竹嘛?院落中間引來清泉活水,奇山異石,亭前流杯曲水仿的是魏晉之風,文井求名,御筆賜福,院子雖不大我可真是下了一番功夫。要是就此認定我是個文人墨客那可就大錯特錯了,什么詩詞歌賦,舞文弄墨對于一個連溫飽都是問題的孤兒那簡直就是風馬牛不相及。并不是我裝逼,不過是附庸風雅而已。這也是工作需要,就像很多大老板辦公室動輒整面墻的書柜,其實里面成套成套的書大都是根本沒有拆過封的新書,要么干脆就是空盒。我可以很自信的說,這點我比他們強多了, 我這里可都是貨真價實的東西,而且很多書籍價值不菲。 至于我這工作嘛,有人管我叫文物販子,有人說我投機倒把。其實吧,我就是個收破爛的,朋友都叫我破爛王。我覺得這個名字接地氣,合我胃口。干這行買賣的最重要的是氣氛,氣氛不對買賣自然不成,這行當對氣氛的要求特別高,就像是寺廟里青煙繚繞,那是佛的氣場,妓院燈紅酒綠,那是風月場的氣氛,當然我們行當的氣氛更是講究,雖然滿身銅臭,卻一個個自命清高,用我外公的話說就是一群永遠不下舞臺的演員。 這古物販賣的行當,門面很重要,就說我門外的兩個玉獅子吧,這東西就是招牌,也是一份告示,小買賣不做,閑客勿擾。這東西就是門神,若看不出來就請自便。 這對獅子可是花了大價錢的,年代嘛,無非就是民國的仿品,但這料子卻是實打實的上等墨玉,當年唐明皇就曾送過楊貴妃一對墨玉的鐲子。而這玉獅的料子比起玉鐲能強不差,而這整塊的墨玉如此完整,現在縱使有錢也難尋覓蹤跡。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沒有,沒有梧桐樹哪來鳳凰棲。 我是個俗人也沒有梅妻鶴子的隱士癖好,都說君子愛財,那我應該算是個君子吧。誰跟錢有仇啊,錢這玩意還不是韓信點兵多多益善嘛。都說金牛座愛財,這點我從來沒有否定過,我對錢的愛永遠不含半點雜質。很多東西都是表象,說到我的出身,不了解我的人總說我是含著金鑰匙長大的公子哥,只有自己知道,少年的苦,誰能想象一個孤兒的生命歷程,多年的摸爬滾打,風餐露宿,對錢的追求早已癡迷。我也曾有過崇高的追求,但細想想,那些清高之士,那一個不過是溫飽思淫欲。如果連飯都吃不上,還清高個屁?說什么陶公歸隱躬耕,若是人人都能像他一般有仆有田,那早就天下大同了不是。 我背負的比一般孤兒更多,一個私生子的名號就讓我如過街老鼠抬不起頭,這個名號如影隨形,無論走到哪里都會有人指指點點。 其實我從來不想走進那個黃金家族,我只想平平淡淡的生活,一個冷酷的大家族,總不如一個富有真情的小門小戶溫馨。如果可以,我情愿一輩子不知道我的身世??墒?,被這個冷酷的家族所承認卻是母親最大的心愿,她用她的生命給我換來了一個新名字,而擁有了這個名字,我的生活和以前依舊沒有任何區別,我還是當年的窮小子,一個沒父沒母的孤兒。多年的淡漠終于被人們所遺忘,而此刻再次成為人們的茶余飯后的談資。對于父家的財產更是無能染指半分。多年的窮苦也不是經濟所能補償的,我并未期望什么,算是父母對我全部的饋贈吧。我做過小工,做過乞兒,甚至做過小偷,掏過廁所,字字寫來都是血,廿載辛苦不尋常啊。 我這個人還是很公允的,對于父家,不能一錘子打死,大伯算是唯一一個對我關愛備至的父家人,雖然我知道他對我的關愛目的并不純正,但已經不重要了,我得到幫助是實實在在的。能夠看書品茗這樣的生活對于孤兒而言已是相當奢侈了,眼前這片寧靜的天地,他出力不少,在極樂鎮的深巷里開了一家如此優雅的小店,總算是對我多年孤兒生活的一份慰藉了吧。 大伯是個人傳奇的人物,有人說他是大仙,也有人叫他神棍,他的口碑極好,卻也有一部分人詆毀大伯,而這些個人最后的下場都很凄慘,在我們這一帶他是教科書上的人物,可以做門神,可以除邪祟。他的脾氣跟古怪,他最喜歡的就是給小孩子相面,他第一次來看我,聽母親說那時候我還未足月,他抱著我的手一直在發抖,眼睛也發出異樣的光芒,外公說那是狼眼才能散發出的光芒。母親生怕他一激動把我摔了,便一把奪了過來,他就在原地站了大約十分鐘,聽到家里的狗一陣狂叫之后才會過神來,他又看看母親說出了對我人生的第一句評價:“此子必能興家”多年之后才知道這只是前半句,后半句直到他彌留之際才說出來,那就是:“此子必滅吾家”。這是他一生唯一一次對家族的讖言,大伯是不給同姓看相的,聽說這是他續命的砝碼,要不是我私生子的身份,他大概也不會破這個例,我一直覺得父親不認我這個兒子和大伯相術的結論脫不了干系。 這已經是三年前的事情了,老一輩人都已經作古,翻起這陳年舊賬無非是徒增感慨而已。今天本就是應該念舊的日子,三年前的今天唯一疼愛我的大伯撒手人寰,他膝下無子,卻并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隱疾,他曾說他這行損陰德,留下子嗣也是累及后人,索性來去一身輕,無牽也無掛。 我這個當侄子的怎么也得祭奠一下不是。我們家鄉有句老話說是人死三年就會升天了,這也是大伯升天的日子,對大伯的感情我早已超過了那個冷酷的父親,今天我只想和他絮叨絮叨,也算是送他最后一程吧。 哦,對了,一時激動,還沒作自我介紹,我叫慕輿萱,今年28歲,未婚,這里我必須得解釋下,我可是個一米八的真漢子,慕輿萱這個名字就是大伯臨死前給我起的,也是母親用自己的生命給我換來的,大伯說我陰陽失調,陽氣太勝而方家人??磥泶蟛f的一點錯都沒有,就在大伯死后不到一個月,我那冷酷的父親也走到了生命的盡頭,算是應驗了大伯的讖言了吧。當然還有一種更為恐怖的說法,父親的死是大伯的鬼魂索命,總之那段恐怖的記憶成為了我不泯滅的夢魘。自從父親死后,慕家人又給我起了個代號――掃把星。 大伯臨走前有些事情并未交代清楚,聽坊間傳聞在病榻上的大伯的眼睛變成了深綠色,兩眼就像是兩個水晶球,放射出狼眼一樣的光芒。短短幾天內,嘴里的牙齒都掉光了。神智卻一直很清醒,大伯曾多次呼喚我的名字,并央求父親,把我找來,說有事情要對我說,也許是天意,就在大伯生命的最后一刻,我走進了慕家,卻在房門外看到了我那位冷血的父親,他如門神一般死死的守在門口,死活不讓我走進大伯的屋子。也就是那一天,父親佩戴了一把軍刀,那是一把很特別的軍刀,它的紋飾我一生都不會忘卻,它的古怪氣息直到今天想起仍讓我不寒而栗。聽到大伯呼喚我的聲音,我不顧一切的向前沖去,父親的軍刀一道寒光在眼前閃過,他竟一刀劃破了我的胸膛,血染紅了腳下的土地。幸好命大,這才沒讓他一刀把我給咔咔嚓了,而當我走出醫院時,父親已然離世。 直到最后我也未能見到大伯一面,我總覺得大伯會留給我些什么的,至少也該有些交代。在父親死后的日子里,我以各種理由想接近大伯的屋子,卻都沒有如愿,當我第三次試圖靠近的時候,發現生前大伯的居住的屋子竟然一夜之間被慕家人拆除了,眼前一片狼藉,我沉默了許久,任由淚水肆意的流淌。也就是那天慕家人告訴我大伯的骨灰已經火化,他們說大伯是慕家的罪人沒有資格進入慕家的靈堂,我沒有在說一句話,無言是我唯一的反抗,我抱著大伯的骨灰離開了那座冷血的宅院,自此之后我在沒有走進過那個冰冷的囚牢,甚至連怨毒的眼神也不曾再投向那里。 不說那些煩心事了,還是說說我吧,我這家這家小店的布局設計都是大伯一手策劃的,他總說慕家子孫可不能弄的小門小戶的,店可以不開,份可不能跌。雖然慕家已經承認我這個子孫,但我對這個家族并不了解,也沒有大伯那種可笑的家族自豪感了。其實我覺得很可笑,我的出生就是慕家的恥辱,什么高貴血統都是扯蛋,我就是我,什么慕家,在我眼里就是個屁,生計所迫,吃飯才是王道,帝王又有多少淪為階下囚,當年文君垱爐,而今我也街頭乞食,看看這慕家是不是真的貴不可言。 我這個破爛大王吧,也是有追求的,我主要收集舊書,但是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我都收,我管這叫眼緣,只要我看著順眼的我就敢收,在這方面必須舍得給錢,不能吝嗇,否則稍一吝嗇,客戶也就不在登門了。出手闊綽,再加上慕家的威名在這一帶早已家喻戶曉??傆腥瞬聹y慕家是不是給我留下了巨額的財富,這朦朧的神秘感,自然為我增加了不少客源,客人們對于巨額財富的猜想,我也從來不加以否定,這種美麗的誤會,對我這個小門面來說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由于父母的關系,我對婚姻完全沒有半點興趣,與其互相傷害,還不如一個人平平靜靜,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饑一頓飽一頓的日子,對我而言早已成為了常態化,卻也是最適合我的生活方式。疼愛我的人越來越少了,我本不該如此多情善感的,也許是大伯的靈魂真的來了吧,我總覺得鼻子酸酸的,看著大伯那張發黃的遺照,似乎有些異樣,像是在不停的對我微笑,早上放在桌案上的酒不知什么時候已經少了大半杯,開始我還有些驚恐,后來想想自從和大伯一起發生的詭異事情還少嗎?也許這便是大伯的亡魂來看我的最好證明吧。驚恐也會疲倦,我已經成為了習慣,想不通的地方就讓它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的消融吧。 大伯的支援也是杯水車薪的,我的小院設計雖然考究,卻也不過是在一個貧民窟中,要是在城區價格可就翻上不知多少倍了。這里一向魚龍混雜,人心難測,俗話說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雖然是個貧民窟,卻會出現很多隱士高人,人與人的冷淡早已成為這里的標記,點頭微笑的人就算是親枝近派了,那唯利是圖的市儈形象這里比比皆是。 大伯在世時說慕家人親和,他每次來都特別主動的和周圍人打招呼,當然這種被寫入教科書的神人,自然會得到大部分人的回應。我也學著他的模樣用力擠出個微笑和對面一位面容和善的老大媽搖了搖手,大媽卻一臉驚恐,仿佛看到了怪物,迅速轉身縮回了家里。我自嘲的吐吐舌頭,這里的人情就是這樣無奈。多年來已經習慣了這市井的冰冷,靠山山倒,倚樹樹移,只有自己靠自己才是王道,我無奈的苦笑了一聲,手不由得輕輕地撫摸了一下門口玉獅子的額頭,一股溫和的清涼瞬間流過全身,這可是上等墨玉,放在門口讓人搬走了該有多心疼啊,就是給調皮的小孩敲掉了一塊也受不住啊。記得這對獅子剛搬來的時候,我幾乎變成了門童,天天坐在門外看著,生怕它有半點閃失。 我和大伯說過,想把玉獅子放到院里,可話剛一出口,大伯的臉瞬間變得鐵青,“這是續命的,你要動了,你就完了,懂不懂?”他咆哮的瞪著我,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發火,也是唯一一次看到他發火,我只得連連點頭。他臉色才平靜下來“放心吧,不會有事的!”我不知道他是說我還是說這對獅子,總之,五年過去了,我和它都相安無事,一切安好。 我剛剛把門掩好,準備離開時,就聽到一聲脆響,“啪嗒”好像有什么東西從脖頸間溜下,順著聲音低頭一看,我不由己往后退了一步,驚出了一身冷汗,剛才的聲響竟然是我隨身帶了多年的玉佛脫落砸在了石階上,被整整齊齊的從佛頭斜切成兩段。跟隨大伯多年,雖說沒有接受他的衣缽,但一些淺顯的常識,我還是清楚的,大伯說話一向很穩重,不緊不慢溫文爾雅,只有說一句話的時候,他的手會不自主的發抖,那是他的痛點,“佛動為大忌,玉碎災難至?!蔽覇栠^,他總算搖頭,說什么天機不可泄露。聽說就在他死前的幾天,他曾經擺過續命燈,這是十分隱匿,他閉關七天,當他出來時,燈碎了一地,他一臉平靜,出來只是淡淡的交代了后事,不到三天,他便死了,只是在臨死前不時嘟囔著說自己要去償債了。想想就是一身冷汗,照此說來,那豈不是我也黃泉路近了嗎?“大伯,您可不能這樣啊,您說我還這么年輕,您老都去了,就別總惦念我了,我還年輕啊,怎么得您也得讓我多對付個三五十年不是,不對,八九十年吧!”我嘴里不住的叨咕著,也不知道這種類似于祈禱的話語會不會有用,此刻我只能相信大伯還是很疼我的。 亂七八糟的記憶開始在我腦海里過起了電影,很多死人的面孔都出現在我腦海中閃過,有些很熟悉,有些卻很陌生,我腿有些發抖,身體一軟就坐在臺階上,手中托著玉佛靜靜的發呆。 “哎呦,我說小慕啊,這玉佛給你保命了呀,你看這玉都碎了,肯定是給你擋災了!”聽到有人說話,我才回過神來,不知是什么時候,我周圍竟然圍上了十多個人。各個神色迥異,都是我周圍的街坊,平日里不都不曾開過口,今天卻像是熟人一般過來和我打招呼,剛才的大媽也出現在人群當中,臉上竟然還流出幾分喜悅之色,雖然沒有張嘴,但眼神中的那份詭異卻讓我覺得很不自在。我對她的了解基本為零,只知道她一直住在這里,是這里居住最長的居民,其他便一無所知了。我的目光剛剛掃到她的一瞬間,她像是觸電一般,渾身一陣哆嗦,便迅速的消失在了我的視野之中。我有些木然,好像有些接受不了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一個聲音打斷了我的思緒?!靶』镒?,最近可要小心點了,佛爺動是大忌,玉碎災難至?!彼詈笠痪湓捥匾饫L了一些。聽到這句話頓時渾身一陣寒意,不是他語調,而是這句話太很熟了,這不就是大伯常常掛在嘴邊的話嗎?他猛地抬起頭,眼前站著一個中年男子,兩眼射出一股綠光,讓人汗毛瞬間豎了起來,他身著一身唐裝,卻顯得很自然,腰間別著個大葫蘆,就像漢鐘離的那個大葫蘆一樣,現在已經很少看到了有人用葫蘆喝酒了。他手里拿著一個拐棍,看不出它的質地,卻讓人覺得很不舒服,仔細想想卻又說不上來。 “小伙子,佛爺動大忌,玉碎災難至。死里若逃生,牡丹花中渡?!贝蠛J說完便向遠方走去?!袄喜鹊?!”我把碎了的玉佛囫圇的收了起來??觳礁松先?,我越走越快,

硯山行章節目錄

猜你喜歡

  1. 豪門世家小說
  2. 冤家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92期开怎么生肖 求133至93期信封十四码 92期开仕么码 香港94期开码 香港 93期白小姐买吗材料 四肖八码期期准 94期 93期开仕么码 93期马会资料 92期六盒彩挂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