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期开怎么生肖欢迎您的到來!

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玄幻> 邪神

更新時間:2018-09-19 21:57:46

邪神 連載中

邪神

來源:奇熱小說 作者:玄武 分類:玄幻 主角:吳莫邪蕭寒

《邪神》由作者玄武所寫的玄幻修仙小說。小說精彩節選:蒙冤受辱,劫后逢生。修遠古秘法,伴洪荒美人,以邪魅證道,追兇弒敵,血染三界。天若滅我,逆天而生;佛若阻我,弒佛而行。他,便是貪財、好色,劍過留名的吳莫邪。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輕舞,你要信我,師尊不是我殺的……?!?

吳莫邪從噩夢中驚醒,他霍然站起身來,但渾身絞痛,站立不穩。

有些踉蹌著,他伸手竟然抓住了一個軟綿綿的東西,借此站穩了身子。

“啊……,你流氓?!币坏琅痈叻重惖募饨新?,讓人耳膜生疼。

眩暈感逐漸散去,吳莫邪眼前浮現出一張花容失色,面龐有些扭曲的,女人的臉。

而他的手,正是抓在那女子的胸脯上。

“你,你把手拿開,快拿開……?!迸硬恢?,身體如觸電一般微微顫抖,但雙腿猶如灌鉗一樣,卻無法挪動分毫。

這種尷尬,讓她腦海中一片空白。

感受著手掌中,那種略硬卻不乏彈性的曼妙感,吳莫邪卻無心享受這種溫存。

痛苦的回憶,在腦海中翻騰,他下意識的緊握著拳頭,自然抓住哪地方的手,也是極度用力,使得女子的臉,一瞬間紅到了耳后根。

他是神韻界的一個孤兒,被鎮天宗宗主收養,自幼戾氣極重的他,在修煉一途卻是天賦異稟,年僅十五,便已威名在外。

宗主甚是愛戴,并將愛女許配給他。

可是,大婚當日,有人盜取吳莫邪的隨身兵刃黑炎斷魂刺,并且假扮他,行刺宗主,使其宗主斃命。

在神韻界的斷魂崖邊,鎮天宗找到了吳莫邪,百口難辯的他,被未婚妻親手轟入斷魂崖,墜落空間亂流當中。

憤怒和痛苦,讓吳莫邪渾身顫抖,他只覺得身體失去知覺,而后向后仰面倒去。

一個柔軟的臂彎,將他摟入懷中。

吳莫邪抬頭看去,是先前那女子。

女子身材高挑,柳葉彎眉櫻桃嘴,豐乳肥臀水蛇腰,看其年紀,不過十五六歲,若非臉上污垢,女子的美絕對可以讓人窒息。

“你,你沒事吧?你還很虛弱?!迸与m然面紅耳赤,但卻目光謹慎的四下看了看,而后壓低了聲音,道:“我叫蕭玉,你放心,我不會害你的?!?

“我,還活著?”

“沒錯,你昏迷了七天,竟然奇跡般的活著?!笔捰裾f著,稍顯沮喪,輕聲嘆道:“不過很快,我們都得死了!”

吳莫邪在痛苦和絕望中掙扎,他咬了咬牙,虛弱的問道:“為什么?”

“這里是玄冰城,蕭家的奴隸營,很快我們就要被處決了!”蕭玉說到這里,釋然的笑道:“臨死之前,還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玄冰域?精武界?”吳莫邪渾身一顫,他愕然的看著蕭玉,后者緩緩點頭。

“這怎么可能!”吳莫邪徹底懵了。

天地有三界,最低級的,便是這精武界,往上方才是神韻界,世界的頂端,則是那傳聞中的大千世界。

三界之間,有著恐怖的空間亂流將其隔開,低位面者,修為達到限制,可前往通仙橋。

幸運者,得以飛升,進入更高位面;不幸者,將魂飛魄散,化作虛無。

故而,居于每一界中的頂尖強者,不在少數,但鮮有人膽敢觸碰通仙橋。

想要從高位面,前往低位面,更是難上加難,須穿過空間亂流,一般人望而膽寒,即便是那些頂級強者,也不敢輕易涉足。

吳莫邪沒想到,自己墜入空間亂流,跌入精武界,竟然還活著。

“你在想什么呢?對了,你從哪來,怎么也被抓入奴隸營了?!倍詡鱽硎捰竦脑儐?。

吳莫邪回過神來,他伸手入懷,掏出兩柄匕首,匕首通體黝黑,形似獠牙,一左一右,分別篆刻著莫、邪二字。

這是他的襁褓之物,是他身世的唯一線索,自然也是那場污蔑他殺君弒父,定罪的兇器。

“莫,邪?”

“嘍!”揚了揚手中匕首,吳莫邪淡然道:“我姓吳,名莫邪。至于從哪來……?!?

說到這里,吳莫邪自嘲的笑了笑,“如果我說,我自天上來,恐怕你也不信!”

“我信!”

蕭玉略微猶豫后,低聲道:“別說你從天上來,就算是地下冒出來的,我都信?!?

“哦,為何?”

蕭玉頷首,指了指吳莫邪的身體。

“你的體質,異于常人,七天前你被扔下來的時候,僅剩下一口氣,這些天你神奇的自愈能力,讓人嘆為觀止?!?

聽著蕭玉的話,吳莫邪擠出一絲苦笑,神韻界鎮天宗,他可是天賦異稟的通靈境強者,受宗中弟子仰望的存在。

可是如今,卻淪為叛逆之徒。

想到這里,他將那一雙匕首,放入懷中,取出一條白色的絲帶。

絲帶一尺有余,如冰絲紡織而成,透著一股寒意,吳莫邪想起了斷魂崖上,未婚妻割袍斷義的決絕。

“這是你昏迷中,一直叫的,那個名為沈輕舞的姑娘,留下的嗎?”蕭玉有些好奇的問道。

吳莫邪木然的搖了搖頭,道:“不,這是那嫁禍我之人,系在我兵器上的,也是那場陰謀唯一的線索!”

“嫁禍?”蕭玉眼中淚花閃爍,嫁禍一詞,讓她感同身受。

她不自覺的伸手,觸摸著那條白色絲帶,突然間,她的身體劇烈一顫,旋即顯得極端恐懼一樣。

“這是冰蠶絲,你是從哪弄來的?”蕭玉急忙收回顫抖的手,不敢觸碰那條絲帶,他驚懼的看著吳莫邪。

“冰蠶絲?”吳莫邪在略微愣神后,一把抓住蕭玉的手腕,仿佛抓住了一絲希望一樣。

“咳!真是一對苦命鴛鴦啊。臨了,還要纏綿一番?!?

一個極度囂張的聲音傳來,打斷了吳莫邪接下來的詢問,蕭玉急忙低下了頭,似乎生怕被那人認出來。

來人手持鋼刀,長相猥瑣,年約二十出頭,齜著一副幸災樂禍的嘴臉。

此人名為楚生,乃是奴隸營看管的獄卒之一。

他行至二人身前,譏諷的笑道:“一個賤奴,在奴隸營,愛上一個殺君弒父的忤逆之徒,嘿嘿,真是可笑?!?

吳莫邪霍然抬頭,他眼中寒芒迸射,如充血一般,一股暴戾之氣蜂擁而出,一字一句的低聲道:“我說過,兇手,不,是,我!”

戾氣肆虐,讓人毛骨悚然,若非親眼所見,不會有人相信,這種可怕的殺戮之氣,竟然是從一個,年僅十五,長相清秀的少年體內發出的。

獄卒楚生,下意識的打了一個寒顫,“反正馬上你們,就要成為破冰蟻的口糧了,還用在乎那些嗎!”

“破冰蟻?”

有著神韻界淵博的見識,吳莫邪對于破冰蟻并不陌生,這是一種奇特的妖獸,它們聽命于蟻后,以玄冰為食。血肉之軀,能讓破冰蟻極度興奮。

但關押在這山谷的奴隸,足有百人以上,難道皆是,要喂養破冰蟻所用?

“嘿嘿,這表情,跟老子第一天來這鬼地方一樣!”楚生肩扛長劍,冷笑道:“你們這些賤奴隸的血肉,能加快破冰蟻開采雪靈鉆的速度,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雪靈鉆雖然是精武界,最為值錢的流通貨幣,但是蕭家以人血喂養,難免有些失了人性?!币慌缘氖捰?,低聲嘀咕道。

“人性?在這精武界,弱肉強食,物競天擇,這才是人性……?!?

獄卒楚生說到這里突然一頓,旋即仔細的打量著蕭玉,他伸手抬起蕭玉白皙的下顎,臉上逐漸露出一種喪心病狂的笑容。

“沒看出來,你還是個美人兒,嘿嘿……”

楚生一邊說著,一邊咸豬手就開始蹭向蕭玉的背心。

吳莫邪面色陰沉,蕭玉知曉那絲帶的來歷,絕對不能讓她出事。

想到這里,他霍然起身,拳頭緊握,向著楚生胸膛砸了過去。

這一拳不偏不倚,落在楚生胸口,但微弱的勁力,僅僅讓楚生的身體顫了顫。

吳莫邪怔怔的看著自己的拳頭,他愣住了,這楚生僅有入武境六重實力,自己一拳竟然無法撼動他。

“奶奶的,想造反是吧?”回過神來的楚生,揮舞手中劍鞘,向著吳莫邪砸了過來。

蕭玉急忙上去,護住吳莫邪,口中哀求道:“他重傷初愈,你就饒了他吧?!?

“砰!砰!”

劍鞘落下,可這一下一下,卻都落在,緊緊抱住吳莫邪,那蕭玉的背脊上。

“我讓你護著他,你這賤人,都給我去死吧!”楚生的劍鞘不斷砸下,嘴里還罵罵咧咧的。

躺在蕭玉懷里,吳莫邪心如死灰,絕望的看著自己的拳頭。

雖然劫后余生,但吳莫發現,自己經脈受損,武魂破裂,如今和廢人無甚區別。

曾經天賦異稟,被人稱作妖孽般的通靈境強者,現如今卻連個入武境六重的螻蟻都對付不了。

三界之內,雖修煉體系相同,但環境不同,起點亦不相同。

精武界靈源難覓,即便元力也是相對匱乏。

這里以修煉元力為主,先入武夫,后經歷入武境九重,三重淬皮、三重淬骨、三重淬元。

倘若在入武境九重時,凝聚武魂,便可踏入凝魂境,方才能夠成為一名真正的武者。

武魂是修煉者力量的源泉,那些無法凝聚武魂者,將止步于此,永無用處。

凝魂境之后,方才是武靈境、破武境、通靈境。

可是現在,吳莫邪頂多算得上是“一介武夫!”

“我竟然淪落到,要讓一個女人護著?!眳悄白猿暗男χ?,他狠狠一咬牙,旋即翻身而起。

用自己的身體,將蕭玉擋在身下,背后如雨點般的劍鞘落下,砸在他的背心上,一縷縷鮮血,順著嘴角,滴落在蕭玉的臉頰。

疼痛讓吳莫邪更加清醒,也更加痛苦,痛苦于那種從巔峰跌落谷底,被羞辱的痛。

呼……!

突然間,一股吸力自吳莫邪的體內涌出,有能量源自于蕭玉身上,向著他體內而來。

只覺得那股能量,順著吸力涌入體內,受損的經脈,在以驚人的速度恢復著。

邪神章節目錄

猜你喜歡

  1. 豪門世家小說
  2. 冤家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92期开怎么生肖 求133至93期信封十四码 92期开仕么码 香港94期开码 香港 93期白小姐买吗材料 四肖八码期期准 94期 93期开仕么码 93期马会资料 92期六盒彩挂牌